钻出只兔子

心中有爱 脑中有洞
微博:k酱家的实验兔 INS ssstaceykkk
唱歌爵士。摄影 古着 cosplay 黑童话。不开小号.萌上磊正后我已不是那个发照片的我了 磊正q群 304438890 官微@磊正圈地自萌

【慧贵】死亡ASMR 网红U Tuber 有冈大贵的作死史 一

网红U Tuber 有冈大贵的作死史 一

先来简单科普ASMR
(耳音、颅内高(和谐)潮、耳搔等。简单来说就是制造一些生活中的声音,例如梳头发,脚步声,咬苹果,盖被子。听的人会有种颅内刺激的高(和谐)chao感)



“咔嚓—咔嚓—”

凌晨两点,有冈大贵在台灯下对着镜头咬苹果为哪般?
“各位,这就是死亡ASMR。”

有冈大贵瞪着镜头边小声解说边把台灯转向后方。

“后面是我的室友伊野尾慧在睡觉,能不能顺利录完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吃完苹果他拿起第二样食物薯片,还没打开就听见身后的人翻了个身。
听见动静后的有冈大贵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他觉得安静得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心跳都有点碍事,他想听清伊野尾慧的动静。

他吓得直挺挺地坐着,愣愣地瞪着镜头眼睛都不眨一下,愣了许久他才颤颤悠悠地撕开包装纸,声音划破空气,刚把薯片放嘴里还没咬,就听见背后迷迷糊糊的声音。

“唔……恩?大酱?你干什么?”
“那么晚吃什么啊?快睡觉。”
伊野尾慧说完话拍拍床铺的声音,也被好好录了进去。
有冈大贵又停下了动作,大块薯片卡在他嘴当中好久才敢慢慢咀嚼吞咽。然后他慢慢打开可乐,气泡爆炸的声音,和大口大口咕噜咕噜的声音被无限放大。

“喂…适可而止吧?我要睡不着了哦。”
“怎么你还不回我话了,你是叛逆期小男孩吗?快来睡觉。”
有冈大贵拿着可乐又停下了动作,确认听不见伊野尾慧的动作之后才又大口咕噜咕噜喝起可乐。
“大酱…你是要胖死,要变可乐肚子咯?快睡觉快点……”
有冈大贵握着可乐的手静静地悬在半空许久,他又拿起了瓶装啤酒,本想帅气的用牙咬开,但是咬了半天表情狰狞最后撒了一地。
“大酱!”
只见身后人被子一掀气势汹汹地夺过他的啤酒随手一放,把他抱起来不容分说地上床。
关灯。
睡觉。

这就是网红you tuber 有冈大贵初次尝试的死亡ASMR。



这是一个想长期写下去的小系列小故事

最后发出灵感来源

https://m.weibo.cn/5982432257/4165683011167992

不想P图
啊 啊 啊
想写文
不想理行李
想写文

【慧贵】小袜子 ( 内带肉 )


灵感来自图

为了几个敏感词走超链接

Lofter真是太敏感啦!车速明明不算快吧?


https://m.weibo.cn/5606554261/4164394924071764


【纯原创】角落


大半夜的呕吐声在走廊中回响。
少女在厕所把浓妆给吐花了,倒是在镜子里映出了些白天优等生的样子。
冷水胡乱地把妆给冲干净,也不去管唇边擦不掉的红印子,累得跌坐在地,一身酒气倒也没力去嫌弃自己。
控制不住睡意闭上眼,迷迷糊糊间被一阵阵音乐和乱七八糟乒铃乓啷的声音给惊醒。
“草…”
猛得起身踹开门,空旷的楼道逐渐被热闹的西洋乐充满,走廊尽头泛着红光,她径直向那走去,停在门口不禁趴在门上的小窗,只见教室桌椅被推到四周,旋转的彩光下,一个穿着汗衫的大叔戴着小丑的鼻子嬉笑舞蹈着,迷迷糊糊间看不清那些跳跃的小球的轨迹;一个穿着红T恤的妇女搬了张椅子在小丑边坐下,和他互动着。
偷窥的少女带着酒意,着急地寻找着音乐的来头,跳跃的节拍仿佛轻挠着她的心口,她不禁全身都趴在门上,一个不注意身体随着忽然打开的门跌了进去,抬头望见教室角落拉提琴的少年,同样惊讶地望着她。
这个当口,不用再拉的,少年却拉着提琴,旋律不断。
他看着她,时间似乎被拉得很长。
他觉得女孩很像老家的猫,常在他练琴的时候忽然窜到身旁,从不“喵”一声和你打个招呼,从没有预兆,甚至需要狠了心把这毛团赶远一点,以免挠坏了弦。
他此刻有种去摸摸女孩头顶的冲动,就像摸那只猫一样地把他毛躁的头发理顺,这样想着,走了音。
“对不起…”
女孩拍拍裙子起身,若现在就一走了之,便什么麻烦都没有,但她脚像被钉在这一般,视线更是粘在了男孩身上。
“小姑娘,你是哪来的?怎么那么晚在这?我们是附近演出的马戏团,没处去排练了……”
边上阿姨的话一半近了耳朵一半出,她只是慢慢在这个被旋转的彩色灯光渲染的教室里踱步,见她没反应,叔叔阿姨在一旁说个不停。
她停在一直安静的男孩边,眼前是贴在黑板上的靶子,讲台上几把飞刀静静地躺着。
她看看靶子,又看看飞刀,然后略略侧过头去看男孩,不禁扬起嘴角。
“你是这个班级的?”
男孩紧了紧握弓的手,什么都没有说,他垂着眼帘,用余光去看女孩的微笑,嘴角的红印子,很像吃多了的猫。
女孩转过身,“紧张什么?我也不是这个班的,只不过你们现在这样被人发现就完啦~”她笑了笑不等别人开口,“我可以帮你们保守秘密的~噗…亏你们可以找到这种地方。”她说着话慢慢走到讲台,略仰着头视线随着摇摇晃晃的灯光,耳边似乎响起刚刚的音乐,她眯着眼随手拿起一把飞刀。
“别啊!”
还不待别人拦住他,女孩已经操起飞刀一扔,只是停在靶子上摇晃了几下就掉了下来。
她这样,谁都懵,女孩对上前来说理的红衣服阿姨后退了半步绽开灿烂的笑容,“抱歉哦~我就只有一个条件,保守秘密的条件,就是…”女孩旋转着退后几步贴在了黑板上,展开双手,“你们马戏团都会有的吧?一般都会有的吧?把美少女当靶子不是最好的看点吗?”她自顾自地笑起来,“需不需要穿得少一点呢?”
“胡闹!我们大不了去别的地方!”“疯了吧!”“你快走快走!”
女孩正被拉扯着,男孩放下提琴拦住了他们,然后下意识地抓住女孩的手,看着她的眼睛慢慢说,“你可不能动,不然会死的。”
女孩直直地看着他,勾起嘴角。
“好,我连心脏都可以给你停下。”



我连心脏都可以给你停下这件事不是开玩笑。
女孩那天梦见舞台上,灯光下,自己站着当靶子,每一发飞刀都贴着自己的皮肤,若隐若现的凉意。
精准得太过安全,反倒烦躁地想动起来制造意外,却发现自己动不了。

这不是一个爱情故事吧?

可为什么男孩睡不好,他准备通宵去外边找猫,摸摸它们的头毛。



女孩走的时候写了纸条塞在自己手里。
靠着纸条,男孩少上了两节课,提早去离自己学校两小时的学校找她。
女孩在校门口看到他的时候吓了一跳。
没想到他真的会来。
他在傍晚的逆光下冲着自己微笑,眼睛眯成一条线。
“怎么?你男朋友?”“哇!怎么也不给我介绍介绍?”“原来你这种书呆子也会恋爱!”
“不是拉,别八卦了~”他见女孩边向自己走来边对她的女伴笑着解释,“只是想请教一些事情啦,我如果早恋了爸妈一定会把我打死的,Emmm..没有那么夸张,但反正我不敢…” 她说笑着走到男孩身前,然后和女同学们说再见,语气轻快。
谁知道同学一走远,她就冲自己眨了眨眼,勾起嘴角,眼睛里闪着狡捷的光点。
男孩疑惑地皱皱眉。
“跟我走~”
女孩带他从学校外圈绕,经过便利店买了两瓶瓶啤酒和可乐味棒棒糖,然后跟着她上了学校天台。
“给~”
男孩接过酒不知所措,女孩说着“抱歉”拿过啤酒用牙齿把瓶盖给撬开,男孩姗姗接过。
女孩侧过头看他,笑着说,“不会喝吗?这是葡萄味的,就像果汁汽水一样,不会醉。”
“不是…”男孩仰头喝了一口,葡萄的清甜混着一些酒味,气泡在嘴里炸开,冰得他脑壳疼,当然这一口不会醉,只是看着女孩的视线为什么有些模糊。
“那是什么?”
“你找我有什么事?”
“当然是来当靶子的~”女孩用牙开了瓶后喝了口,站起身转圈,边转边说话声音带着风,“抱歉,昨晚我实在喝多了~但是我是认真的哦~”
“我也是认真的…”
男孩从包里掏出飞刀,女孩转晕了摔在地上碎碎念,“大牙有点疼…和我接吻过的人都说我牙真厉害。”他晕乎乎地睁开眼看到男孩手上的刀,兴奋地跳起身。
男孩笑了笑,“你可真活泼。”他说着在墙上贴上软垫,女孩跳跃着贴到垫上,“哇!我现在心跳超快的!”
“这刀是戳不伤人的材质,你别动,我来试试看。”
女孩屏气凝神,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飞镖一个个勾勒他的轮廓,不过两分多钟,她脑海里充满了自己如何在飞刀下流血的画面,血液在心里不断盛开。
她觉得自己向往着死亡的这刻感觉到了活着。
“你知道吗?我很聪明,我是天才,我书包里都是笔记,但我放了学一眼都不看。”男孩把飞镖轻轻摘去,女孩絮絮叨叨地说着,“可是我成绩总是年级前三。”飞镖摘完,她蹦蹦跳跳地又转起了圈,“我学什么都很简单!但是我觉得我自己是废物!我装作百分之九十九努力一分灵感的人,其实就是怕麻烦是不是很傻?但是被人当天才真的很烦!哈哈哈哈很傻吧?”
男孩坐在一旁看着她,一言不发,脑海里旋律淡出淡入。
女孩坐在地上喝了一大口酒,“真的是不想活了…我不知道生活有什么意思…诶算了不说这些丧气的话。”她咧嘴笑了笑,挨着男孩坐下,凑在他耳边说,“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就连学人家飙车偷东西都快的很,我可比那些不读书的暴走族开得好,逃得太快吧…想被抓都不行了。”
女孩见他一言不发,撅着嘴瞪他,“你可真好啊,我一直说话,你也不嫌烦?”
“今天十点来排练吧。”
“好~我会穿得很少来的!”




很少写原创,大多同人
最近真是瓶颈到什么脑洞都难以在纸上圆满…
多亏了好朋友和我一起开脑洞
我模拟一个人设 他模拟一个人设来配
点燃了我的笔感
谢谢哟


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尴尬

第一次原创真的心里没有底呀呀呀自己的黑系中二病要爆发了 希望有人会喜欢吧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写得太好了… 懂… 对他们没有一定深度的爱,是没有这样的文字的。越平淡的口吻,越是挖心掏肺后的无奈。
虽然主要是庆龙,但队长的描写太巧妙了,对队长的正面描写正好是庆龙的侧面描写,轻轻撩到重点。
“绪方龙一一下被说乐了。表情终于和当时的气氛符合了。”“从在01年,三人刚开始上节目,小虎牙就一直站在橘庆太的左边,左边是心脏的位置。”
这两句太喜欢了……用忽然响起的歌来结尾也太舒服了,就像两个人开始得不明不白,结束也不清不楚……这真是虐得我很舒服啊…

wing_617:

我的爱情信念都寄托在父母和他们的身上,所幸父母恩爱如初,可这对。。。

【薮光】胡闹胡闹

“爱一个人也要学会克制自己去不关心吧…”




虽然主动想对他做点什么的时候,他经常会别别扭扭地躲开,但这个笨蛋倒会在彼此无意间的触碰后自顾自地咧嘴笑得没心没肺,笑着笑着就红了脸,然后立马把脸扭曲起来逮着个门把就斗表情包,斗着斗着走到离我挺远的地方。
我喜欢看他盯着yuto的镜头犯傻,学别人的梗模仿也好在自己耳边咋咋唬唬也好,都像个乱窜的精灵一样可爱。
只是,每次他穿梭在七倒八歪的门把间蹦蹦跳跳大吵大闹的时候,我都想把他按在椅子上,不是怕吵…
对,就像现在吧。
这个笨蛋像个螃蟹似的在神智不清的门把前张牙舞爪地做着看不懂的模仿,安静了几秒又开始挺直了身板,掐着嗓子对大酱说
“有冈君,你这个小肚子不行啊,我们这种美少女是看不上你的哦~” 边说手指边绕着不存在的长发。
“好啦……”
我终于看不下去把他揽到怀里,不待他反应过来就把他带到人少的地方,把他拽到沙发上,按着他的肩膀,“你给我安静一点啦。”
“我这不是想让大家打起精神一些吗!”
诶…心里酸涩,一把把这个笨蛋抱进怀里,按着他的后脑耳语,“我只是看你快累坏了,休息一会儿吧?”
抱着他似乎过了好一会儿,他轻轻地“恩”了声,也伸手抱住了我的腰,轻轻地在我怀里点头,头发蹭着我的衣服痒痒的。
不知道和他说过多少次,累就说出来,痛就说出来没事的,他都不听。
甚至拉长了脸,把锅铲随手一扔,冷冷地说,“那我现在很累了,这锅子菜你来炒吧。”
还不待我开口他就往卧室走,我跟着他,可他却忽然吼起来,“火可没有关,我不会来管的!!”我无奈地跑回锅前,拿着铲子不知所措地乱倒腾,锅里的蔬菜颜色越来越深,油溅手上好疼!
“哼…”
手上的锅铲忽然被人抢走,自己被推到一边。
“Hika~~” 我笑着蹭过去抱住他的腰,揉揉他的头发,蹭着他的耳朵说,“我知道你很坚强的,但我也可以和你一起分担。”
看着他耳尖一点点变红,我还想说什么,他却先开口,“我们不是一直在一起分担的吗?”
“是啊,是啊~”
真是拿他没办法~



日常小甜饼一个
不知道为什么就写起来了爹妈
好久没有完整地发些什么了
希望不要太退步
想到什么就努力写起来再说吧
不过,果然写爹妈过程特别顺畅

【慧贵】暧昧小片段💕

独处的时间有冈大贵的眼睛总是左右闪躲,伊野尾慧坐在一旁漫不经心,纤长的手指摩挲着书页时不时也会抚过有冈大贵的脸颊,肩膀,大腿和别的地方。
有冈大贵低着头看手机,脖子都不敢多扭一下,却时不时用余光去看。
成员门外的谈笑声和音乐拍打着墙壁,有冈大贵不自觉提高音量举着手机笑着看向伊野尾慧,“你你看我前几天,和和谁见面了?”
伊野尾慧撇了眼屏幕便笑着凝视有冈大贵,“哟,这算是大前辈了。”
“你猜猜开,啊不猜猜看…”不停地口糊,有冈大贵额头冒汗,侧过头佯装看手机,“我那天看到他去接A小姐噢!”
有冈大贵在炙热的注视下结结巴巴了好一会儿才说完,他自己都听不懂自己在说些什么,说完便又埋头在伊野尾慧的注视下看手机,心如鼓擂地乱猜今天的伊野尾慧又什么情况。
伊野尾慧时不时用脚尖去碰有冈大贵的脚踝和小腿,轻微却不着力的触感像猫爪挠在心口。有冈大贵好不容易鼓足气睁大了眼瞪去,对方却微微笑着扬了扬眉毛,柔声说,“怎么了?是谁惹我们大酱生气了?”
“啊…”
有冈大贵半张着嘴欲言又止眼神闪烁,伊野尾慧微笑着目不斜视。
伊野尾慧看着结巴的有冈大贵笑得眼睛眯成线,他搂过有冈大贵手掌把着他柔软的侧腰。
“好热!这个房间好闷!”有冈大贵忽然起身去推窗,“是吧!伊野尾酱也觉得热吧?!是吧?!”
伊野尾慧静静看了会儿来回踱步大声地自言自语的有冈大贵,然后站起身慢慢向有冈大贵走去。
有冈大贵不自觉地后退,还有几步的距离,但他觉得房间忽然好小。
有冈大贵还未退无可退,伊野尾慧双手搭上了他的肩膀。
“有大酱在的时候我都很热。”
砰!
像是什么断了弦一般,有冈大贵腿一软站不直刚想扶墙就被托住了腰,刘海被掀开微凉的手覆上额头,伴随着温柔低语,滚烫的脸颊被玩弄着。
稍稍动作就会埋进对方的胸口,只敢低头看脚尖的有冈大贵却只看见自己不中用的膝盖不住颤抖着磨蹭伊野尾慧的腿。
“你真的好热啊,都冒汗了,不会是发烧了吧?”
说话间伊野尾慧弯下腰额头贴上了有冈大贵的额头,彼此灼热的呼吸间只有鼻尖是冰凉的。
屏气凝神太久,有冈大贵不禁小口喘息,伊野尾慧蹭着有冈大贵的小巧鼻尖,慌乱的呼吸交错,紧闭着眼双唇摩挲着交叠,黏腻地纠缠了一阵后有冈大贵眨巴着眼盯着伊野尾慧眯着的笑眼。
伊野尾慧舔了舔唇,用食指和中指轻轻擦拭有冈大贵湿润的唇。
“大酱。”
“伊野尾酱…”
“外面叫到你了噢。”
“是吗?!”
有冈大贵推开伊野尾慧几步的路却用狂奔的奔到门口,伊野尾慧慢悠悠地跟在后头。
开门便撞上知念侑李亮晶晶的坏笑。
“大酱你脸好红哦,伊野尾酱要不要带他去看看病~”
“轮到你拍摄单人镜头了,”山田凉介冷着脸搂过知念侑李看着知念八卦的笑轻轻摇了摇头,有冈大贵小跑着走了,知念侑李对着伊野尾慧挑了挑眉。
伊野尾慧笑了笑说,“小坏蛋啊我觉得你可以去找找薮和光的。”
“凉介我们走~~~”

朋友们我要站尾剑了
一切慧攻